上饶新闻网

-- 新闻:0793-8224621 --

数字报刊 微信公众号
首页> 社区动态 > 弋阳县 > 正文

方志敏的清贫家风

2023-09-14 09:17:44  |  来 源:上饶日报  点击:
 

 1935年,方志敏同志英勇就义时,只有36岁。他的一生是短暂的,但他对中国革命的贡献却是巨大的:他领导创建了赣东北革命根据地和红十军,把马克思主义与赣东北实际相结合,创造了一整套建党、建军和建立红色政权的经验,毛泽东称之为“方志敏式”根据地;他在狱中用敌人提供劝降的纸笔,写下了《可爱的中国》《清贫》《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等动人篇章,饱含着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爱;他以共产党人高尚廉洁的品格,始终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处理家庭、亲友关系,亲人们都坚定地支持他的革命事业,子女晚辈也继承先辈遗志,弘扬着清贫家风。

  方志敏曾担任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主席团执行委员、中央委员、闽浙赣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红十军政委等职,可谓身居高位、手握大权,又掌握着巨额公款。然而在他心中,共产党的高官应有的不是什么享有特权的荣耀,而是为党的事业奋斗的使命。在工作和生活中,他始终严于律己,对家属亲友同样公心可鉴。

  方志敏在家乡领导革命时,国民党当局视之为心腹大患,他的亲属成为受迫害的主要对象。大伯惨遭国民党杀害,家族的房屋先后被烧毁10余次,日常生活非常艰难。有一次,方志敏的婶婶带着他的母亲金香莲,走了几十里山路找到方志敏,想让当官的儿子拿点饷银给母亲做条裤子,再给婶婶买点食盐。看到自己的母亲,方志敏感到非常难过。一来自己常年在外行军打仗,没有片刻空闲侍奉双亲,二来他兄弟二人都在部队,家里田地缺耕少种,自己却没有一分钱补贴家用。他只好含泪告诉母亲:“我是省苏维埃主席,可当的是穷人的主席。饷银嘛,将来会发,现在没有。家庭生活困难我也知道,但都是暂时的艰苦,将来会过上好日子的。”

  1931年的一天,方志敏的朋友景德镇商会会长陈仲熙到横峰县葛源镇商谈贸易,事情办完后便来到方志敏家。他随身带了一块墨绿色平绒布,说是给方志敏的夫人缪敏的见面礼。缪敏拿着布想让丈夫买下来,谁知方志敏一听面色骤变,他取布上马,冲妻子大声说:“花钱买也是变相受贿!”说完策马飞奔,赶上了陈仲熙,原物奉还。缪敏觉得很委屈,大哭了一场,方志敏回来后,劝慰她说:“谁让你是我方志敏的妻子呢?”

  有一次缪敏被捕,方志敏的妻兄向他要400大洋保释。方志敏却说,我们的钱来得不容易,还是另想办法。最后还是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救出了坐了40多天牢的缪敏。

  方志敏对亲人不徇私、不搞特殊,得到了亲人的理解,他坚持革命斗争的精神更是得到了亲人的支持。这些亲人中,有为革命献出两个儿子生命的坚强母亲金香莲;有在敌人狱中割爱卖儿救侄儿的胞姐方荣姩;有血洒战场的模范红军团长胞弟方志慧;有为家乡农运献身的农民领袖堂兄方远杰;有清贫一生干革命的堂弟方志纯;有在危急关头“扮演”方志敏,使他得以脱险的堂弟方远雷;有在险恶环境中以生命救助红军军团长脱险的堂弟方远贵……他们,正如方志敏写的那样:“为着阶级和民族的解放,为着党的事业的成功……我能舍弃一切,但是不能舍弃党,舍弃阶级,舍弃革命事业。”

  方志敏的“清贫”家风一直被他的亲人传承。

  方志敏的夫人缪敏参加革命后,一直保持着艰苦朴素的作风。新中国成立后,缪敏回到江西工作,先后担任了上饶地委组织部长兼妇委书记、江西省卫生厅副厅长等职。晚年缪敏主要从事对丈夫方志敏事迹的收集整理工作。1973年,她将自己积攒的两万元稿费捐献给家乡用于修建圩堤和校舍。

  方志敏共有5个子女,分别起名为松、柏、竹、梅、兰。这来自于他自拟的一副对联:心有三爱,奇书骏马佳山水;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大儿子方松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因病早逝,二儿子方柏(后改名方英)、三儿子方竹(后改名方明)曾留学苏联,学成回国后在各自的岗位默默奉献,近年先后去世。

  方志敏唯一的女儿方梅第一次读到父亲的《可爱的中国》时,已经为人妻母了。

  方梅出生于1932年,她一出生,就与父母分离。方志敏英勇就义时,方梅才两岁多,只与父亲见过两面。方梅从小生活在农村,直到1949年8月才和母亲团聚。此时的方梅已经17岁,凡穷人家孩子受过的苦难,方梅都经受过。当得知方梅没有上过一天学,缪敏就把她送到烈士子弟学校读书。可方梅不愿意读书,三天两头开“小差”往乡下跑,缪敏痛哭着对她说:“如果没有把你培养成有文化的革命接班人,就是没有完成你父亲的遗愿,我对不起你父亲。”这句话深深触动了方梅,从此以后开始认真读书。

  1953年,缪敏把方志敏的遗著《可爱的中国》送给上了4年学的方梅,书页内题写:“梅儿,这本书是你爸爸在狱中用血泪写出来的遗言,你要反复精读,努力学习,用实际行动来纪念你爸未竟的事业!”读了这本书,方梅思想上受到很大震动,她发自内心地说:“父亲没有给我们子女留下任何物质财富,但他给我们留下了极其宝贵的精神遗产。”

  为了尽可能还原父亲的真实人生,1986年,退休后的方梅开始全身心做起了一份新的事业:写一本《方志敏全传》。靠着单位开具的一封介绍信,方梅花了十余年时间东奔西走搜集素材,此后又花了十余年打磨写作。

  方梅说,自己成长的年代没有条件,读的书太少,虽然揣着热情,但是作起文章来困难重重。没有文化,她只好边写边补功课;少了灵感,她养成了凌晨三点爬起来写作的习惯,夜深人静时,她仿佛能看到在南昌的监狱中,就着微微烛火写文章的父亲。“我的这些困难跟父亲相比,那就是不值一提了。”方梅的书稿越写越厚,父亲的形象越来越清晰,她也越来越能理解父亲当时的所思所想。最终,方梅克服自己文化水平不高和经济条件差的困难,完成了《方志敏全传》和《方志敏和他的亲人们》两部著作,使方志敏烈士的精神得到进一步宣传与弘扬。写书耗费了方梅微薄的积蓄,但她从没有向组织伸过一次手。


免责声明

        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