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新闻 首页> 新闻 > 上饶文化 > 正文

父亲和水

2021-03-20 09:11:47来 源:上饶日报      评论:0点击:
 

  郑冬有

  前些天,母亲来电话,告诉我,因为邻近的几个村庄都搞了整村搬迁土地整理,农田灌溉上有很多的事需要协调,村里的人强烈要求父亲今年继续帮助大家看水。可是,母亲觉得父亲今年已经73岁了,年龄太大,眼神不好、腿脚也不便,看水的事不适合再做了,想让我们劝一下。放下电话,父亲往日看水的点滴又浮现眼前。  

  父亲23岁的时候就被推选为生产大队的大队长。也是在父亲的带领下,几乎每个叔叔都能鼓捣一下那个时候的柴油机器,包括机米的、抽水的、拉货的。其中最厉害的算三叔,人很机灵,上过初中,又特别爱琢磨,算是村里的“专家”,也是我们村庄最早懂三厢电的年轻人,在村庄有了电排站后,看管电排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他的身上。“双抢”季节的午后,天气变化总是让人措手不及。一天中午,天空突然乌云密布,眼看就要大雨倾盆,三叔急忙跑回距离不到五百米的家里去帮着抢收谷子,收好谷子赶回机房时,发现电动机已经由于皮带甩脱出现“跑飞轮”被烧坏了。父亲知道后,立即安排几个叔叔带头,和村子里的人一起把电动机拆下转运到县城进行维修,过了三天把维修好了的电机搬运回来之后,父亲找到懊悔不已的三叔说,灌溉的事涉及全村的二晚栽插抢种,让你看管机器,是大家对你的信任,受人所托必须要忠人之事,因为个人私事影响了众人的利益,我们要对大家有个交代。双抢过后,召集村上的屠夫把三叔家的一只猪宰杀了,组织全家操办好酒席、通知全村庄的人一起吃猪肉,并且带着三叔逐桌敬酒作揖,当面为耽搁灌溉时间的事向大家赔礼道歉。到了年底,我们家在宰杀年猪时,父亲和母亲商量好之后,分了留存的一半给三叔家。

  “双抢”时节,打田备栽和禾苗返青都需要有充足的水分来保证。而这个时节正值气温高太阳大的时候,蒸发量大,大家都需要水,所以印象当中用木制水车来车水解决灌溉用水是件很经常也是件很恐怖的事。有一次,我和哥哥按照母亲的要求,冒着酷暑连续作战了三个多小时,把一块两亩左右面积的田车了个“脚背水”,父亲趁着有水把田打熟整平撒过肥料后,全家一起把秧栽了下去。第二天一大早,母亲说父亲带话回来,让我们再去那块田车水。我们一路上很是纳闷:昨天刚车好的水,一夜之间怎么可能就没有了?走到田里一看,确实不见了,赶忙跑到下游田埂的坝口处查看,昨天插上的树枝不见了、明显有被挖开放水的痕迹,而下游人家的田里昨天还是干涸的,今天一早就有足够打田的水了,显然是从我家田里放下去的。我们哥俩准备去找他们家理论时,正在整理田堘的父亲示意我们不要过去。看着我们兄弟俩一边窝着火一边拉水车,父亲招呼我们到身边,告诉我们,他早已知道是下面的人家偷了我们田里施过肥的水,这家人敢这样“欺人太甚”,肯定是遇上了特别的困难,就当是借了,我们帮助他们一次吧。虽然我们还是不能理解,但是也只能接受。过后一段时间,我们才知道,这家人的主要劳动力那几天被割伤了脚,他们家妇女为抢农时一个人晚上偷了我们家的水,过后也是十分懊悔。

  看水的工夫包含了时间上从春耕前“起众沟”到秋收后“歇机器”,工作内容包含了从机器抽水、渠道走水、田间分水到缺口把水。。“看水”的事务比较繁杂已经很累人,另一方面,要统筹好与周边村庄的关系和全村的田块布局,还要协调处理好每家每户的农时需要。灌溉用水不光涉及到每家每户,而且都是急时急事,所以常常是这边矛盾缓和了一些,那边纠纷又发生,记忆中父亲到了“双抢”时节总是忙个不停,起早摸黑,有时候甚至通宵达旦,累了就睡在排灌站的地上。即便如此辛苦,“看水”的报酬也没有多少。母亲常常劝他,家里家外事太多,累坏身子不划算。父亲却总说,大家推举我,就是信任我,看好水这事呀,大伙也是离不了我。我们村看水不给工资,年底由村长按田亩上户收谷子抵工钱,每当村长把谷子送到家时,都赞叹着说,大伙又把最好的谷子给了你,而这时父亲则会自豪地说,看到吧,今年大家又丰收了,一年的辛苦没白费。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相关阅读:

·组图:卫兰大义灭亲 2009-03-26 16:07:51

上饶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新闻热线: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业务合作:0793-8224921 举报电话:0793-8224621

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备案/许可证号: 赣ICP备09014908号-1.

赣公网安备 3611020200022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6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