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博客
上饶新闻 首页>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塞罕坝上“寂寞”逼出来的画家

2017-08-11 10:06:42来 源:新华网      评论:0点击:
  新华社石家庄8月10日电 题:塞罕坝上“寂寞”逼出来的“画家”
 
  新华社记者曹国厂、于佳欣
 
  在森林深处,建一座房子,吟诗、作画、养花、剪纸……这种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想必会令无数人神往。然而,如果生活在这种房子里10多年,每年有9个月几乎与世隔绝,那会是怎样的情景?
 
  “除了孤独,就是寂寞。”现年46岁的刘军和47岁的齐淑艳夫妇如是说。
 
  刘军和齐淑艳是河北省塞罕坝机械林场的防火瞭望员。塞罕坝地处河北省承德市北部与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南缘交界处。1962年,国家在这里建机械林场,55年来,几代塞罕坝人营造出了112万亩森林。
 
  林场内海拔1940米的大光顶子山是塞罕坝的制高点。山顶上一座四层高的白色建筑“望海楼”,在茫茫林海中显得突兀而孤独。刘军、齐淑艳就在这里长期工作、生活。他们的工作是,白天每15分钟报一次火情,晚上两人轮流值班瞭望火情。
 
  “11年前我们刚上来的时候,这里只是一座简易的红砖房,不通电、不通水,取暖靠烧火。”齐淑艳说,“那个房子,天一冷上下透风,炉火烧得通红,裹着棉被都冻得发抖。早上起来一看,馒头冻得梆梆硬,咸菜冻成了冰疙瘩,豆腐都冻酥了。”
 
  “最初的两年里,枯燥乏味的生活让我们十分憋闷,有时候一个月都见不到一个人影。刚开始俩人憋闷经常吵架,后来连吵架都没话说了。”刘军说,夜晚,山上除了风声和野兽的叫声,剩下就是两个人的呼吸声,静得令人害怕。
 
  “秋天落叶松变黄的时候,最想家。憋得难受的时候,我就出去喊两声,那么大的林子只有我自己的回音。”齐淑艳说,“最难熬的是冬天,眼前只有一种颜色:到处白茫茫一片,阳光下刺眼。想出去走走,但雪太大,一只脚迈出去,另一只脚在雪里就拔不出来了。”
 
  为了排解寂寞,刘军拿起了画笔。开始是横平竖直地练字,后来望海楼里装上了电视机,他每天花15分钟时间跟电视学画画。多年来,他记不清自己画了多少张画,只记得练习纸最初是论斤买的。
 
  如今,“公鸡啄食”“葡萄熟了”“雪地晴川”“林间巡护”……一幅幅画作,挂满了望海楼里的墙面,初一还没上完就辍学的他,硬是被寂寞逼成了“画家”。
 
  闲下来的时候,刘军还喜欢侍弄花草、剪纸,以打发无聊的时间。在他们居住的望海楼里,摆放了近20个品种的数十盆花草,有的连他自己也叫不出名字。
 
  刘军一家三代人都在塞罕坝工作。“父亲是林场第一代建设者,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也是林场的瞭望员,后来调到场部当更夫,还为林场养过马。”刘军说,现在他的儿子是林场的一名扑火队员。
 
  在塞罕坝这个号称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场里,有9座望火楼,其中8对是和刘军、齐淑艳一样的夫妻瞭望员。55年来,塞罕坝林场没有发生过一起火灾,瞭望员们功不可没。他们也因此被誉为“森林的眼睛”。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相关阅读:

·塞罕坝55年发展历程 2017-08-07 10:35:56
·台湾知名画家举办个 2017-07-11 10:17:12

上饶新闻

江西新闻

上饶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申请链接 |    热线: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 CopyRight 2010-2020, Srxw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合作:0793-8224921

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