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新闻网

-- 新闻:0793-8224621 --

数字报刊 微信公众号
首页> 文化 > 正文

《古希腊哲学史》:哲学史编纂的耀眼星座

2021-08-24 11:31:01  |  来 源:光明日报  点击:


《古希腊哲学史》 爱德华·策勒 著 聂敏里 主编 人民出版社

  近日,德国著名哲学史家策勒的《古希腊哲学史》汉译多卷本由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这一300余万言的学术巨著甫一亮相,便引起了国内学界的重视,被认为是近几年来国内译介国外经典学术著作的一个重要成果。我作为这部汉译多卷本学术巨著翻译团队的主编,在这套书与广大读者见面之际,关于策勒和他的《古希腊哲学史》的确有一些想说的话。

  十九世纪是历史主义兴起和兴盛的时代,十九世纪的德国则是其中最耀眼的一片星空,不仅孕育出了历史主义的最具代表性的思想成果——黑格尔哲学和黑格尔主义,而且涌现出了众多史诗级的学术成果,绚烂夺目,宛若璀璨的星丛。在这之中,一簇最耀眼的星座,就是爱德华·戈特洛布·策勒的多卷本《古希腊哲学史》。策勒的《古希腊哲学史》是十九世纪德国“哲学史编纂”的黄金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不仅与它同期的作品无出其右者,而且之后的作品也鲜有与其匹敌者。

  策勒1814年1月22日出生于德国符腾堡的小波特瓦,早年在图宾根大学期间即与青年黑格尔派的主要成员大卫·弗里德里希·施特劳斯结识,接受了其历史和神学批判的思想,由此开始了他作为一位黑格尔主义者的哲学活动。但是,策勒并不是以一位历史主义的思想家的面目出现的,而是以一位历史主义的实践家的形象将自己的名字牢牢地树立在了现代学术史上。在这之中,给他带来最恒久声誉的就是《古希腊哲学史》这部多卷本的哲学断代史巨著。与他同期的德国哲学史家文德尔班曾经将它评价为“古代哲学的终结篇”,“建立在最广泛的语文学-历史学研究的基础上,使用原始材料,在哲学史的整个演变方面给出了哲学性、权威性和富有启发的论断”,认为十九世纪的同类作品与之相比“都显得黯然失色”。策勒的《古希腊哲学史》原标题为“在其历史发展中的古希腊哲学”,初版写成于1844-1852年期间,分为三卷,之后历经策勒生前和身后长达70余年的多次修订,最终形成了德文版三大卷六大册的格局。中文版所依据的是其英文版,分为六大卷八大册。

  作为古希腊哲学史学科的扛鼎之作,策勒的《古希腊哲学史》具有多重奠基性的学术价值。择其要者而论,有以下三个方面,即科学的方法论的示范,古希腊哲学基本历史分期的确立,和古希腊哲学学派史的书写。

  策勒所处的时代是黑格尔的思辨的历史观盛行的时代,人们所熟知的逻辑与历史统一的思想即是其体现。它不仅要求赋予历史以逻辑,而且还要求逻辑先行于历史,以体系化的方式来构造历史。黑格尔自己的《哲学史讲演录》即是这一历史观、方法论运用于哲学史研究的经典体现。策勒深受黑格尔主义的思想影响,但是在学术思想上却能保持方法论上的独立性,明确反对这种逻辑先行于历史的先验唯心主义的历史观。体现在多卷本《古希腊哲学史》的撰写上,策勒坚持了历史研究最基本的科学原则,即论从史出,实事求是。他不反对从历史遗留的古希腊哲学家的思想材料中发现其内在的思想逻辑,甚至体系,却反复强调所有这些针对古代哲学家的理论建构都必须严格限制在材料所能够提供的证据支持的范围内。这样,策勒便将他的研究观点建立在了充分的材料证据的基础上。文献的丰富,证据的充分,是策勒的这部学术巨著的一个鲜明特色,也是它具有持久生命力的最重要的原因。

  古希腊哲学的历史持续时间长达一千余年,研究者通常将它分成三个时期,即前苏格拉底哲学、古典希腊哲学、晚期希腊哲学。人们已经十分熟悉这一历史分期,把它看成古希腊哲学研究的基本学科规范。但是,上述历史分期正是由策勒在他的这部巨著中奠定的,而在此之前,古希腊哲学研究诚然不是按照这一模式进行,对此我们只要看看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将古希腊哲学的第一个时期划分到亚里士多德就可以明白了。实际上,正是策勒在他的研究中明确树立了苏格拉底在古希腊哲学史中的枢纽地位。对此,A.A.朗这样写道:“尽管第尔斯似乎是第一位写了一部书有‘前苏格拉底哲学家’出现在其标题中的人,但这个术语所表达的概念在爱德华·策勒伟大的《古希腊哲学史》中却是明确的,它强烈地影响了第尔斯,就像它迄今已经影响了所有人一样。”

  古希腊哲学史的研究著作迄今已经积累了相当的规模和数量,但是,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针对哲学家个人书写的,但能够反映哲学家活动于其中的哲学学派,对学派史做一梳理和研究的,可谓寥寥。而策勒的《古希腊哲学史》在这方面为后世学者提供了十分丰富的材料,构成了他这部巨著最具特色的学术价值之一。以六卷八册的中文版为例,其第二卷不仅研究了苏格拉底,还研究了所谓的“苏格拉底学派”;其第三卷不仅研究了柏拉图,还研究了由第一代柏拉图主义者所构成的“老学园”;其第三卷不仅研究了亚里士多德,还研究了早期漫步学派。这些方面的思想资料在市面上通行的古希腊哲学史著作中基本上是阙如的,而策勒的研究显然能够弥补学术研究的这一缺憾。

  策勒的《古希腊哲学史》享誉国际学术界已逾百年,迄今为止已被翻译成英文、法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但在近期推出其中文版之前,仅有翁绍军先生所译《古希腊哲学史纲》(山东人民出版社1992年),该书是策勒给学生写的一本辅导教材和入门书,对于我们了解《古希腊哲学史》这部巨著的全貌只有杯水之效。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汪子嵩先生在计划主编中国学者自己撰写的多卷本《希腊哲学史》之前,曾有将策勒的这套《古希腊哲学史》翻译过来的打算。2016年,时年已94岁的他还曾专门为正处于翻译最后阶段的汉译本题词:“德国哲学史家策勒的《古希腊哲学史》是古希腊哲学学科的奠基之作,中国学者有责任将它完整地翻译过来!”而在汉译本整体完成之际,国内哲学界几位重量级的前辈学者也都先后题词。姚介厚先生的题词是:“策勒的六卷本《古希腊哲学史》是现代以来从事古希腊哲学研究的学者必须由之开始的起点之作。”陈村富先生的题词是:“策勒的六卷本《古希腊哲学史》既有独到的见解,又有详尽而可靠的史料注释,甚至注释超过正文。初学者,重正文;研究者,重注释。它有导读的功能,更有激发后人理论思维的作用。”赵敦华先生的题词是:“策勒的《古希腊哲学史》经过百年考验,成为古希腊哲学的现代经典,中译本难度大。这套高水平中译著作的出版,对提升汉语学术界关于希腊哲学和文化的研究和教学水平,有重大推动功效。”由此可见老一辈学者对将策勒这套书翻译成中文的殷殷期待,以及对它在国内古希腊哲学史学科建设上重要意义的深刻认识。

  策勒这套书篇幅巨大,涉及的哲学家和学派众多,六卷八册的体量本身就令人生畏。同时,作为学术研究专著,它反映了直到十九世纪末为止德国学者在古希腊哲学研究上所取得的主要学术成果,全书遍布对一手原文文献和二手研究文献进行深度学术讨论的学术性脚注。所有这些都大大增加了翻译的难度,要求翻译者不仅对古希腊哲学具有充分的专业知识,而且还要有严谨的学术态度。

  现在由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的这套书的汉译本,是由我担任主编的翻译团队从2010年开始以10年之功完成的。10年的漫长、艰辛岁月,倾注了译者和编辑的大量心血,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向学界呈现一部经得起时间和学术严格检验的古希腊哲学研究基本学术经典。现在,当这样一部学术分量厚重、翻译质量上乘、装帧设计精美的学术巨著由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对于深化中西文明互鉴,繁荣和发展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推动国内古希腊哲学研究向着更深层次推进,一定会起到积极而巨大的作用。(作者:聂敏里,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

免责声明

        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