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新闻 首页> 上饶旅游 > 出游宝典 > 正文

人间至味是清粥

2021-02-01 09:19:33来 源:上饶日报      评论:0点击:
人间至味是清粥
 
 
 

  严淑英

  最近一周带着女儿在娘家小住。每日七点起床,母亲已做好了早饭,或洗衣或买菜,已经忙活了一早晨。女儿尚在睡梦中,我悄悄地爬起来,洗漱完毕之后,便开始独自享用早餐。清粥啖豆豉,一日三餐,是凡人永远逃脱不了的宿命,也是一日嘈杂中最温暖的慰藉。直到自己有了孩子,才知一碗清粥的美味,半刻安逸的珍贵。

  粥在广丰人的早餐备选中,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在我家,也是如此。每天早饭的主食就是粥,白粥是我的最爱。偶尔母亲也煮红薯粥、八宝粥、绿豆粥,但大多是白粥。小时候用钢精锅煮粥,还要捞饭。捞出来的饭胚称之为“饭麸”,中午放在锅里一蒸就可以吃。剩下一点米和浓浓的米汤继续煮一会,熬成稠粥,清香淡雅,吃一口,绵密浓郁,满口留香,配上小菜,一碗接一碗,回味无穷。一碗什么也没放的白米粥竟吃出了山珍海味的满足感,脾胃在早晨得到了最温柔的抚慰,温润舒爽的一天就开始了。

  后来家家户户有了电饭煲,煮饭有了工具,饭麸也不用捞了,粥就没那么浓稠了。再后来还有了高压锅、小炖锅,总是感觉缺了钢精锅煮粥的味道。

  粥是主角,小菜是灵魂。母亲通常炒两个小菜,配鸡蛋、饺子、南瓜干、红薯什么的,一顿早餐也算是营养丰富了。这配粥的小菜也有讲究,土豆丝、胡萝卜、藕片、苦瓜、柚子皮,炒到咸香爽口,和白粥的淡相得益彰。菜要一边夹一边吃,喝粥的时候还要喝出很大声音。大学时室友嫌我喝粥太大声,粥碗还没到嘴边就开始吸起来,那声音自然大,说我不是喝粥,是吸粥。我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广丰人喝粥不都这样嘛!

  母亲一生吃苦不少,在配粥小菜的选择上竟然也颇爱吃“苦”。第一苦,苦瓜。这得从买苦瓜说起。母亲买苦瓜要到处走走看看,专挑老大爷老大妈菜篮子里自家种的本地苦瓜。这些苦瓜“其貌不扬”,没有卖相,吃起来极苦。母亲认为苦不苦是大棚苦瓜和农家苦瓜区别的标志。我做苦瓜一定要切开,用盐腌过一遍再洗几遍再炒,这样苦瓜的苦味去掉了大半。母亲做苦瓜直接剖开两半,掏掉中间的籽,然后切片,下锅,不知怎么的,母亲炒出的苦瓜苦得恰到好处,吃起来有嚼劲又软烂,还有一点香而不焦。嚼一口,清香甘苦,略略的咸味也刺激着味蕾的绽放。母亲爱吃苦瓜,我也爱吃,一岁的女儿也爱吃,一见到苦瓜上桌就哇哇叫,筷子一夹菜就开始笑,讨好我把苦瓜夹给她。

  另一苦,是腌制柚子皮,广丰人叫“酱头”,加点大蒜叶子用油炒起来就很好吃。如果有隔夜的红烧肉,放在肉碗里浸着油蒸起来那简直是人间美味了,这叫“肉酱头”。这“酱头”制作很是讲究,很费功夫。几个月前父亲母亲去探望姑姑,就在姑姑家做了一些。他们在小区的柚子树上打了好些柚子,洗干净,切成片,然后用大澡盆泡起来,使些小娃娃脱了鞋爬进澡盆去踩,小时候我和哥哥就常踩柚子皮。去了苦味的柚子皮洗干净要大太阳晒一天晒干,先收起来,隔天再做一些,等凑够了柚子皮就可以开始腌制了。晒干的柚子皮比较硬,放水里泡一下,加酱油和盐搅拌,每一块柚子皮都得染上色,然后上蒸锅蒸熟,再有大太阳晒一天,晒到用手一掰“咔嚓”一声,才能装袋放进石灰缸。要吃的时候拿点出来用开水泡一下,炒起来,香得鼻子都要掉了。

  那天早上,便是这两个小菜,苦瓜和肉酱头,配上一碗清粥,一个人慢慢悠悠地吃,一口又一口,绵绵长长,时间放慢了脚步,世界静止了喧闹。母亲的手艺还是和从前一样好!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相关阅读:

上饶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新闻热线: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业务合作:0793-8224921 举报电话:0793-8224621

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备案/许可证号: 赣ICP备09014908号-1.

赣公网安备 3611020200022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6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