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博客
上饶新闻 首页> 上饶旅游 > 上饶采风 > 正文

乡村旅游欲何往 探秘黄沙古道去

2016-12-09 10:17:04来 源:上饶日报      评论:0点击:
  辛弃疾曾歇息过的七星桥
 
  青山依旧在 袅袅 摄
 
 
 

  龚乃旺  文/图

  当今世界,富而思游已成时尚,风起云涌。游来游去,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浓浓的游兴渐渐转向了尚未开发或正在开发的处女地——乡村。

  因为广袤的乡村,是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的源头,是博大精深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原创地。到那里去旅游,不仅看到时下正在建设中秀美乡村的昨天、今天和明天,还可以让游人穿越时空的隧道,引发古人之幽思,发掘历史的沉淀,领略古人之情怀。同时,欣赏大自然的美景,闻到农耕时代泥土的芳香,追忆孩提时代的童真幼趣,品尝各地的“舌尖文化”……

  风骨犹存的黄沙古道

  很多人,似乎从孩提时代起就读过,并从小到大,从大到老地反复背诵过这首词:

  明月别枝惊鹊,

  清风半夜鸣蝉。

  稻花香里说丰年,

  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

  两三点雨山前。

  旧时茅店社林边,

  路转溪桥忽见。

  这首题为《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的名词,出自一个名叫辛弃疾的人,号称“人杰词龙”。此人公元1140年5月11日,出生于山东省历城(今济南)的四风闸。22岁的他,就单枪匹马,在济南附近的山中聚集了2千余人,起义抗金,成为一名远近闻名的抗金英雄。

  1180年,辛弃疾奉命调任江西南昌市兼江西安抚史,执掌一路军政大权。这期间,他看中了上饶优美的自然风光和便利的交通条件。于是他与当时的官绅士大夫一道,占此地利,在上饶的带湖建筑家园,安居乐业。于1181年秋,新居竣工落成,定居下来。当时的带湖新居“在城邑环之中,而独出于东马嚣尘之外”,是他倾注心血寄托情感的一方净土。由于辛弃疾有浓厚的重农思想,他特辟了10弓地作为稻田,准备“他日释位得归”之后,“躬耕于是”用的。所以他把田畴边的一排房屋取名为“稼轩”,自诩为稼轩居士。

  辛弃疾在带湖一住就是十年,这十年以至后来移居铅山瓢泉的十年,由于朝廷中风云变幻,使辛弃疾的仕途反复无常,起起落落。但在带湖的十年,是他由政界强人、抗金英雄改行当专业词人的十年。也是他最终成为古今中外一位伟大词人的十年。同时,这十年也是他狂饮的十年,可谓有词处便有酒,饮酒时提笔作词,醉看人生,醉写人生,醉度人生,这十年他共作诗词176首,占他词作总数620多首的三分之一。其中他光言酒、言饮、言醉的词作就有102首。

  辛弃疾这首《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创作之地不是什么名胜古迹,而且一个普通乡村——黄沙岭乡。此地位于上饶县东南面,是一个以水稻生产为主的农业乡村。距上饶中心城区30余公里。800多年前,辛弃疾夜行的黄沙古道就在这个乡的麻墩、茅店大屋境地,起点在黄沙乡茅店自然村,终点在尊桥乡的上乐村,全长约5公里。现保留得比较完整的在麻墩村、黄沙村境内。

  辛弃疾常走的黄沙古道,是古时从上饶到铅山八都、石塘一带的必经之路。这里有“九道十八弯”的黄沙岭要翻越,有穿越农家、田园的山间小路要经过,陪伴此道的是傍山靠路的一条清澈见底,潺潺流淌的小溪、溪上一座座青石砌成的石拱桥,构成一道道风味独特的风景线。在麻墩村蜿蜒流淌的溪背河上的七星桥,相传有一千多年历史了,当年辛弃疾途经此地,常常在桥上歇息,桥四周长满古藤野草和青苔,粗砺的石板,显得斑驳苍老,但风骨犹存。

  黄沙道上的清风、明月、稻香、溪水和桥梁乃至鹊飞、蝉鸣、蛙声,乍看起来,天造地设,并非特别之处,但不知何故,却能激得辛弃疾心潮澎湃,诗兴大发,挥毫写下了《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的盖世名词,千百年来,流传不息,咏唱不止,舞台上,歌之、舞之,书坛、画坛上,成了书法家画家书之、画之的永恒主题。

  与传说共舞的“骑龙寺”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在辛弃疾当年常常游历的黄沙古道旁边的狮子山上,有一座骑龙寺。据说铅山的葛仙山是九龙聚首穿顶,此山是五龙聚首穿顶,故称骑龙寺。始建于北宋年间,历代以供奉葛仙翁而闻名四方,香火旺盛。为此,还有一个美丽的民间传说:“飞画定庙”。据说,有一次,几个樵夫上此山砍柴,发现柴丛中有一卷画像,打开画卷,樵夫们惊呆了。此画画的是一个活灵活现的葛仙翁。消息传开,村民皆有共识,是葛仙翁显灵,选定此山可立庙,供奉他的神灵,保当地一方平安,于是让他的画像随风飞抵此地,福从天降。当地的善男信女,齐心协力,建起了这座“骑龙寺”。

  辛弃疾居住上饶带湖时,常常到此庙修心养性,谈书写作,同时也给当地的莘莘学子传道授业,释疑解惑。是否此地就是辛弃疾当时开办的“黄沙书院”,还有待考证,但辛弃疾常来此寺是不争的事实。他还留下了一首诗:“隐几南窗万念灰,只疑土木是形骸。柴门不用常关著,怕有文殊问疾来。”

  “金屋藏娇”的翁氏宗祠

  在辛弃疾走过的黄沙古道的麻墩村,有一个翁氏宗祠,始建于清光绪年间,后又于民国六年(1917年)民国中期和新中国的1995年进行过几次改建和维修。这座祠堂的建筑传承了徽州文化中的精华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宗祠构架宏伟,座西朝东,建筑外部采用“空斗”砖砌全封闭封火山墙。前后堂为硬山屋面,中部楼阁为歇山屋面。祠堂正门石门框,上置四个圆形花瓣门簪,门簪上方嵌一回纹抱框“翁氏宗祠”青石匾额,檐墙两侧各设拱卷门。门内大院,院前一半月池。祠主体建筑为两进式平面布局,即前、后堂。祠堂前檐廊为四木柱,分割明间三间,两侧次间。它的宏、精、雅充分体现了“天人合一”的古代人文景观,今日仍见的白墙、青瓦,古素、淡雅、巧妙地融合在自然山水中。

  更让翁氏宗祠蓬荜生辉、身价百倍的是,祠堂的大厅上悬挂了两块牌匾,一块是光绪六年,由光绪皇帝亲笔题写的“钦赐翰林院”。这块牌匾如今还赫然悬挂在“翁氏宗祠”的前幢正厅上,为祠堂增光添彩。只是这块牌匾留下的神秘之处,还有待考证。另一块是曾当过同治和光绪两位皇帝老师、堪称“近代教育第一导师”翁同龢赠送的“硕德永年”牌匾。牌匾落款的时间也是光绪六年(1880年)。匾上左边题款“良材宗兄大人八秩荣庆”,右边题款是翁同龢的自我介绍:“赐进士出身,钦点丙辰状元及第,国子监祭酒,宏德殿行走,现授经讲官,特赐头品顶戴,工部尚书,加三级,宗弟同龢拜书。”这样一位著名的政治家、教育家和书法家,为何与素昧平生的黄沙岭乡的平民百姓翁良材称兄道弟、贺匾祝寿,这块珍贵的文物背后又是一个感人的故事。话还得从光绪年间说起,黄沙岭乡翁氏族人中有一位叫翁文兴的在其堂叔翁良材的资助下实现了“金榜题名”的美梦,考中了明经进士,选进了翁同龢主持下的翰林院工作。光绪六年,翁文兴的堂叔翁良材八十华诞。翁文兴于是恭请自己的上司翁同龢亲自题写寿匾,向翁良材祝福八十大寿。于是便有了悬挂在翁氏宗祠中这块匾。按常理,寿匾之字可以请翁同龢书写,但送匾的落款应落翁文兴之姓名。结果,恰恰就超出常理。可见翁同龢与翁文兴关系非同一般。同时,也可想象翁同龢礼贤下士,对崇学尚德的翁良材何等尊重!

  因完整地保留了这两块牌匾而名声大振的翁氏宗祠,被上饶列入了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并入围了上饶市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的名单。

  到了翁氏宗祠,看了两块牌匾,听听有关牌匾的故事,你一定会感受到黄沙古道中是何等的神秘莫测!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相关阅读:

·组图:苏素最新出水 03-27 09:31:38
·美女主播们鲜为人知 03-27 09:49:31
·数一数娱乐圈里有多 03-27 09:51:09

上饶新闻

江西新闻

上饶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申请链接 |    热线: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 CopyRight 2010-2020, Srxw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合作:0793-8224921

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