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新闻 首页> 新闻 > 上饶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别样洙西

2019-09-19 09:54:28来 源:上饶日报      评论:0点击:
  青石板躺在溪埠上,我和肇其兄躬身用手掌撩水泼上,字痕就显了,从风化与残缺的字迹上去解读,一块是清代乾隆年间捐资建桥的功德碑,另一块则是清代同治年间的墓碑。时光,仿佛在这一刻是凝固的,而碑文中的石拱桥与墓地,俨然成了流水的样子。莫名地,我将山溪潺潺的流水声与安魂曲串联了起来,混淆、恍惚。实际上,山溪西水东流,浅而瘦,深的地方充其量没过小腿,却清清亮亮的,似乎山溪只能容纳手指般长的石斑鱼、棍子鱼生活。是水埠与山溪,让洙西村的时光纵深一下子拉长了。

  永兴桥头,香樟、枫香、楠木、红豆杉等乔木的树荫,仿佛是山里漫长时光的显影。青石的护栏,一块块地嵌着,斑驳、叠出,似乎与桥拱的弧度互为观照。在遥远的明代,金竹坑胡姓与湾头的程姓就开始迁入五珠山余脉的山坞里建村了。至于以洙坦、西坑合名洙西,应是后来的事了。在这样的村口,我没有理由不把脚步放慢下来,前方是否是通往村庄遥远时光的路径呢?

  祠堂、小学,呈“品”字形。准确地说,是祠堂、旧校舍、新校舍组合起来呈“品”字形。作为村庄公共形态的建筑,时光的漫漶依次显露无疑。许是脑海中存留“山间茅屋书声响,放下扁担考一场”的记忆,好几次我从紫云岭或词坑走进洙西,我都会站在下洙坦“品”字形的中间,去感受与回味山里稚童的读书声。洙西的村巷、民居,都是我熟悉的,而在短短的几年时间,美丽乡村建设给村里村外带来的变化也是显而易见的。想想,能够在屋前巷边绕村的水圳看到野生的河鱼在游弋,那是怎样的感觉呢?

  村庄、稻田,是连在一起的。初秋的田野,禾是绿的,一丘一畈地绿,绿得粉墙黛瓦的村庄都成了田园与山峦之间的点缀。那场景,仿佛是山野田园的一种化境。一眼望去,那山峦直抵蓝天,而一朵一朵的白云悠悠地飘在村庄与田园的上空。偶尔,飞翔的白鹭像慢镜头的回放,扑闪扑闪的,衬底是铺展的绿。青石板路蜿蜒,不经意间一抬眼,粉墙黛瓦的村落又是眼前。

  所谓粉墙黛瓦,是婺源民居的徽派建筑元素。粉墙,即石灰墙。没想到,往詹坑头走,竟然出现了土墙村落。好比说,我是看到了村庄的别样表情:低调、朴实。相对而言,土墙民居比徽派民居要简陋得多,它是山里村庄最早的民居样本。詹坑头的乳名叫尖坑头,詹姓迁入后就改了现在的村名。从詹坑头到水竹坞相隔三里的路程,同行的洙西村党支部书记胡茂兴告诉我,在去年之前,必须从詹坑头坞底蛇行绕上山腰,才能走到隐在坞口的水竹坞。也就是说,去年洙西村在上级的支持下,已经打通了村庄脱贫攻坚的最后一公里,并且进行了路面硬化,接下来想利用水竹坞的源头水发展冷水鱼养殖……上山走路,最能考验人的脚劲与毅力。况且,还是秋老虎正在发威的时候。往山上一走,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但,并不影响我和同行行走的速度。因为,山中一个秘境的村庄在等着我们。

  站在山冈远远望去,水竹坞被木竹遮掩得厉害,好像几栋土屋都是隐藏在坞边的。是的,隐藏得像静物,让人有一种不忍心去触及的原始美。实际上,走进这样的村落,首先要有足够的耐心——时光的物质,形成了一道反差,视觉与情感都需要缓冲。土夯的泥巴墙,盖着青瓦,就是民居了。墙体粗粝,凹凸不平,好像风一吹,随时有齑粉在飘落。横的竖的木竹,成段地堆着倚着,攀援的南瓜藤,以及那青皮的,泛黄皮的南瓜,无一例外歪着躺在藤底。竹篱笆上的丝瓜藤呢,还有新开的黄色花朵。问题是,转上转下,门牌显示只有九户人家,而且一户已经坍塌了,其他都是关门闭户的出外谋生了。只有蜂桶、柴垛、农具、以及挂在墙上的竹梆,显示着山村人家生活的物证。谁会想到,就是这样的村庄人家,还有生活状态,为了通上公路集资了二十多万元。想必,这是村里人走出困惑之后,努力改变家乡面貌形成的一种合力吧。

  好不容易,我看到一家大门敞开,却只住着老查一人。试想,走进一个九户人家的村庄,又了解到平时只有一个人住在村里,我脑中闪现的是第一个词汇是安静——那种只有鸟与虫豸鸣叫的安静,山里日常的安静,避世的安静。此时,鸟声是回旋的,似乎在彼山叫了,就回到了此山,或在此山叫了,彼山立即有了呼应,脆生生的,一声比一声远。然而,对于老查来说,他会不会觉得孤独呢?

  实际上,我的疑惑与担心都是多余的。老查嘁地一声,赶了赶脚边缠着的鸡,说,生活生活,各人各过法。即使家里人都搬走了,他还是留了下来,在山里住了六十年,早就住习惯了。再说,现在通上了公路,村里人就会慢慢搬回来了。随着老查的手势,我看到村头有位女人正在竹笐上晒被褥。

  若从水竹坞翻山而下,走浙源湾头约七公里左右。而返回洙西村,也是差不多的路程。临走,老查为我们一人砍了一根罗汉竹作手杖,这是老人的淳朴与美意。罗汉竹节短,纹路交合,有稍微的肿胀,我握在手中,手感很好。是的,拄着竹杖慢慢走,才能看清洙西日常的细节与别样表情。

 

  洪忠佩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相关阅读:

上饶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新闻热线: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业务合作:0793-8224921 举报电话:0793-8224621

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1.

赣公网安备 3611020200022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6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