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新闻 首页> 新闻 > 上饶新闻 > 热点聚焦 > 正文

方志敏的故事(三)

2019-08-17 12:13:43来 源:上饶日报      评论:0点击:
 
 

  程家湾胜利突围

  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也正是在群众的支持下,北上抗日先遣队先头部队才能从程家湾胜利地冲出重围。

  1935年1月15日下午,方志敏和粟裕率领北上抗日先遣队先头部队从浙赣交界的徳兴昄大出发,经过一天的奔波于当天下午到达德兴程家湾。

  程家湾是化婺德中心县委所在地,为了安全起见,来自该村的先遣队机枪连连长程道平将方志敏和粟裕两位首长安排在他的堂叔化婺德县交通员程保生家中。

  第二天清晨,为了探明周边敌情,方志敏便指示程保生牵着小孩以走亲戚作掩护前往陇首侦探,果然发现约有一营兵力驻扎在山上。下午见军情危急,方志敏当即在程保生家中召集主要干部研究对策。

  这时,刘畴西所率主力红军仍停留在大源一带,而程家湾地形较为独特,一旦下雪山上就会浓雾弥漫,能见度几乎为零,驻扎在山上的敌兵难以观察红军的行动,而且那天傍晚下了一场大雪。粟裕立即向方志敏建议,部队晚上必须利用天时地利通过敌封锁线。会议研究决定成立了程家湾突围总指挥部,由粟裕任总指挥,并迅速编成了三支游击队巧妙而成功地完成了由大兵团作战转入游击战的部署。

  部队就要出发了,程家湾的男女老小自发地来到村口大樟树底下欢送红军,为每位战士准备了干粮,并自告奋勇提前上山共架起了十余座独木桥,为战士急行军提供了方便。

  当先头部队到达铜钱坑时,方志敏担心刘畴西会犹豫迟疑,便决定留下来会同后面的主力部队一起行动,返回接应主力红军,他仅带领10余名警卫员从高竹山原路返回,在龙头石壁躲避了一夜风雪。

  此时,国民党敌人虽然修建起了碉堡,但兵力布置不足。先遣队先头部队出其意料雪夜行军,通过黄竹山,再到童家、大纪坪,安全到达了闽浙赣苏区的大小坪、黄碣田、梧风洞,全部冲出了封锁线。

 

  高家岭亭子上的党费证

  高家岭亭子上的一本红色党费证,写满了程伯谦烈士一家的革命情。

  程伯谦烈士,是闽浙赣革命根据地创始人之一。他领导过震惊赣东北的葛源暴动,先后担任横峰县委书记、乐平县委书记、乐河特委书记等职。为开辟闽浙赣革命根据地,建立革命政权作出了卓越的贡献。1935年9月,在国民党军队四面包围中,程伯谦被叛徒杀害,时年39岁。程伯谦弟弟程泉春一直按照大哥的嘱咐保存这本党费证。

  方志敏率领北上抗日先遣队进军皖南后,奉命留守在闽浙赣苏区的程伯谦,他带领工农群众始终战斗在磨盘山上,坚持游击斗争。1935年9月中旬的一天早晨,程伯谦的家人分别都躲在磨盘山上,他的父亲程象和突然在山棚边上听到横路的柴草声,就知道不好了!敌人搜山来了,他的妻子刘荷香就立即往棚角边的冬毛祸里躲,他的弟弟程泉春拔腿就往棚后的山林里逃,白军迅速将程伯谦家的山棚团团围住,将他的四位亲人押送到贵溪、德兴坐班房。

  第三天,刘荷香又被白军押往德兴受审。

  这时,山上只剩下程泉春一人,吃野菜树皮草根过日子,大约到了第七天,程泉春坐在山门看见三四人驼着禾桶往村里来,他以为是自己的同志回村了,高兴地往村里去,可是那伙人都是反动派,他们将程泉春打跪在地上。

  “山上还有多少共产党?”将竹杆子按在程泉春脚弯两人边踩边审问。

  “我不晓得。”程泉春总是一句话。

  程泉春被敌人踩得昏倒过去,敌人将他押到德兴梅溪坂,关进双眼谷仓里,这时,程泉春听到厅堂在审问一个妇人。

  程泉春贴仓侧听,原来是大嫂刘荷香的声音,敌人审得无奈,将她关进程泉春隔壁仓。

  “嫂子。”

  这下好了,嫂叔两人只隔一壁,程泉春轻唤一声。

  “泉倪,你在这里?”刘荷香听出声音说。

  “哥哥叫我保存的党费证,我已经藏在高家岭亭子上的瓦弄里去了。”程泉春说。

  “我已经把家里的锁箩都放好了。”刘荷香又说。

  “这回我们上当了,怪不得刘乌牛的老婆下山去葛源,说是搞一点粮食,就是她与国民党报信,回棚说通了梅文、长旺。”叔嫂两几乎同声说。

  “晓得他们会变心,我也就不会先驼谷回棚,他们也不敢向哥哥下手。”程泉春接着说。

  叔嫂俩轻声谈了一夜。第二天又被分开后,各不知去向了。

  1949年5月的一天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浩浩荡荡开进了横峰县葛源街,立即封锁了各大地主的粮仓等财物,一枪未响就解放了全葛源地区,提前五年实现了方志敏的预言。并立即将蒋梅文、刘乌牛等判徒捉拿归案。几天后,程泉春到高家岭亭子上,将土地革命时他哥哥程伯谦烈士的党费证拿出来交到葛源区委书记周新炎手上,转交党组织。

  这本党费证深深地渗透着一位革命家对党的忠诚,感受到一个老共产党员对党的深刻情怀。

 

  挚友邵式平

  秋天来临了,天空像一块覆盖大地的蓝宝石,弋阳县漆工镇湖塘村外那三口水明如镜的水塘,睁着碧澄澄的“眼睛”,凝望着这里美好的天色,水口林里枫树的叶子,不知是否喝了酒,红得像一团火似的。

  长征胜利到达延安后的邵式平还清楚地记得:1916年秋,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弋阳县立高等小学。来到弋阳县城这个“大地方”读书,他第一个认识的同学就是方志敏。

  来校报道的那天傍晩,方志敏看到邵式平也是个穿粗布衣裳的农家子弟,了解到他家就住在湖塘村邻近的邵家坂,因此两人认识后分外亲热。两人站在叠山书院礼圣门口的红石台阶上,凭栏眺望夕阳照着一半红一半绿的信江。此时,邵式平微笑着对方志敏说:“两年前,我家里来了一个陌生的客人,当时不知道是谁,后来父亲告诉我,这位客人是漆工镇湖塘村方家的方高翥叔父,也就是你父亲。”

  在这里,他俩又结识了一批志趣相投的同学,常常聚集在桂花园的一片草地上议论救国之道,探讨怎样才能使“太富者小康,赤贫者不贫”之类的社会问题。

  在这里,他俩共同组织起进步学生团体“弋阳九区青年社”,揭露张念诚十大罪状,一起演了一场“夜间捉鬼”的戏剧,公开揭露了一个惯贼故意装神弄鬼、借以吓人、乘机进行盗窃的诡计。

  方志敏、邵式平高小毕业后,又共同来到南昌求学。两年后,方志敏由于闹学潮被校方开除,同年,赴九江南伟烈学校求学。三年后,邵式平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史地系。虽相隔遥远,但俩人书信频传、互递友情。

  相隔四年后,由于革命的需要,方志敏与邵式平又相聚在家乡,“同心掀起工农戟”,共同领导农民运动。可是七年后的一个雪花纷飞的夜晚,为了支援中央苏区第四次反围剿,邵式平率领红十军离开了葛源,离开了老同学方志敏,前往闽赣省苏维埃政府驻地黎川。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别,却成为两位老同学的永别。

  方志敏牺牲两周年时,邵式平在延安写了一篇催人泪下的《中华魂》纪念文章。方志敏与邵式平矢志不渝的友情,留下了许许多多的美闻。

 

  别的不要就是要革命

  许祝旺,是方志敏小姑姑的儿子,是红十军老战士,他许多的英雄故事多次被国内多家媒体报道。

  方志敏率部随军北上抗日之后,许祝旺始终牢记表哥的要求,坚守革命,从事地下工作,后来他曾来到铅山找到了新四军办事处主任黄道,鉴于许祝旺对革命的忠诚,黄道主任委任他担任了六个月的弋阳县烈桥乡乡长。期间,正值杨文翰所带领的一支游击队在磨盘山上打游记,因缺乏粮食和弹药,一天,杨文翰写了一份密件:“断粮断弹,请送粮送子弹上山。”便派游击队员化装成农民把秘件放在草鞋底送下山给许祝旺。

  怎么筹粮?于是,许祝旺想了一个“拌沙换谷”办法。

  一个夏日,突然下雨,许祝旺故意让稻谷淋湿,放在烈桥河滩上晒,用了整整两千斤沙子拌入稻谷中,然后从中捡了两千斤稻谷出来。还想办法筹集了五千发子弹,组织人员送上磨盘山。途中,许祝旺因判徒告密而不幸被捕了,后被押到烈桥乡一个国民党炮台上。当天晚上,杨文翰就派游击队员下山营救许祝旺。这时,已经是深夜,两个敌哨兵乱开枪,结果第一枪正好将许祝旺反捆背后的绳子打断,第二枪都没有打到许祝旺,九死一生。怀着对党组织无比忠诚的许祝旺就上山找杨文翰,胜利地完成了任务。

  1949年5月4日,不甘心失败的国民党还在弋阳县城内征兵抓壮丁,就在这一天,解放军二野方师长和张政委,要许祝旺做向导,并与城内做地下工作的赵火富同志取得联系,内应外合,从东门岭爬城攻打弋阳县城。

  “老乡,你有什么需求吗?”方师长问许祝旺。

  “我什么都不要,就是要革命。”对于受方志敏影响成长起来的革命者许祝旺来说,革命高于一切。

  最后方师长送了两把手枪给他,但许祝旺又将两支手枪交给党组织。

  许祝旺对党忠诚,赢得了方志敏母亲金香莲、邵式平、胡德兰等前辈的信任。1949年5月5日,解放军二野在漆工镇召开漆工区成立庆祝大会,方师长请方志敏的母亲金香莲参加大会,结果金香莲说:“叫和尚(许祝旺乳名)来叫我,我就去参加庆祝大会。”

  许祝旺曾在由邵式平妻子胡德兰任校长的葛源列宁师范小学读书,师生情深。新中国成立后,胡德兰受命来漆工区等地剿匪反霸,当时没收来的子弹是用谷筐装的,她特别信任许祝旺,由许祝旺为她站岗。

 

  诚信是金

  王功金,是一位北上抗日失散的红十军老战土,他家里穷,早在清末时向当地一家富人借谷300斤,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着良好家风的后人终于还清了这笔旧欠,那只还了一个世纪债的五升斗就是诚信的见证物,给予我们很大的启示。

  1906年,王功金出生在上饶县罗桥乡下屋塘村高村岭一户贫苦的农民家里。因生活被迫,14岁就跟着村里的大人来到浙江涥安茶山学做毛边纸,在这里一呆就是十年,虽没能攒钱但他学到了做纸的技术。1930年偶然回家,决心投入家乡的土地革命,在方志敏的领导下,参与了苏区创办造纸厂,在葛源工作中,因成绩突出,担任过省苏财政部副部长。1930年秋他参加了红十军,并任红十军供给部副部长。

  1934年11月,王功金跟随方志敏所率部队一道参加了北上抗日先遣队,经历了一次次惊心动魂的战斗。1935年1月底,他在怀玉山上不幸被俘,然而他虽然有幸按照方志敏的嘱咐从敌人的重重包围圈内逃出来,但后来又被国民党抓去做壮丁充当伙夫,而且回乡后还任过一段时间国民党的伪保长,但从未做过有损于群众的事。

  新中国成立之后,王功金一直在家务农,家中的生活依然很清苦。1951年,时任上饶地委组织部长的方志敏夫人缪敏,寻找他的下落。当时政府在调查失散老红军时,村里有位妇女到南昌查到他的花名册,便想邀王功金一起去南昌向政府要钱,但他说:“当时革命遭到惨重的失利,我能有命活着回来就很好了。”

  其实,在人生旅途中,谁都会像王功金一样遭遇到比如负债的困难,然而当面对困难时,只要我们坚强起来,那么困难就会跑掉。王功金在金钱面前,他从不含糊,他并没有去南昌,而那位妇女一直住在他家,住了一个星期。她的丈夫是抗美援朝战争牺牲的,也是一位革命烈士,但为了提高补助她硬要王功金为她丈夫作证是在土地革命时期牺牲,王功金一想起在北上抗日征程中牺牲的战友们,甚至名字也没留下,于是他心平气和地解释说:“不能空嘴讲白话,政府的钱,我是不能轻意地伸手要的。” 这位妇人听后感动得流泪,表示不再胡闹。

  王功金家人自力更生,勤俭持家。那家富人的后人看到他家里穷,虽然没有催还,但王功金的儿子始终惦记着,后来他家里生活逐步好转,直至1987年才还清了300斤稻谷,还了近一个世纪的债。

 

  给党中央的信

  方志敏从加入中国共产党那天起,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他说:“为革命而死,毫无所怨,更无所惧。”1935年1月29日,在率领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主力突围时,方志敏不幸在怀玉山被捕,他以面对死亡坦然处之的英雄气概践行了自己的誓言。

  方志敏在狱中坚持斗争6个月零7天,这在他36个春秋的人生历程中并不算长,但却是他生命中精彩的一部分。在狱中,方志敏利用宝贵的时间对自己的人生,特别是对自己从事革命的斗争经历进行了全面的总结,这里面有自豪,也有反思。牺牲前一个多月,即6月11日上午,他满怀深情地给党中央写了一封信报告狱中情况,同时向党表明斗争到底的决心。信的内容大体上为三个部分:敌人没有急于杀害他的原因、狱中的斗争、所写的文稿及文稿的转送。

  方志敏利用敌人让其写“自传”的机会,在狱中写下了包括《可爱的中国》《清贫》等在内的10多篇文章,其中有3篇是给党组织的密信。《给党中央的信》,经鲁迅送达上海地下党组织。《在狱中致全体同志书》《我们临死以前的话》两篇文章,在监狱文书高家骏的协助下,送给了上海地下党组织。1935年8月,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的中共代表将这两篇文稿带到了莫斯科。12月,《我们临死以前的话》在《救国时报》上刊发,引起巨大关注。

  1935年8月6日,方志敏在南昌下沙窝英勇就义。在生与死的抉择中,他宁愿壮烈的死也不要苟且的生,死得如此大义凛然!

  方志敏给党中央的信告诉我们,在他生命最后的190天里所走过的历程是一位忠诚的共产党人用鲜血、泪水写就的,充满着苦难和辉煌,这也是他生命中的壮丽篇章。

  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

  80多年前,在怀玉山的高竹山上,方志敏与粟裕这两位无产阶级革命家背负着不同责任,他们在这个杂草丛生的山沟里挥手告别。如今,这里奇迹般地建起了纵横交错的高速公路和高铁。

  说起公路,不妨回首1931年春的一件事。

  有一天,时任贵溪县委书记的方志敏与程伯谦、周公北等县委千部,要去裴源坞开展一项革命工作,翻过一座山岭后,大家都走累了,便决定停下来休息片刻。这时,方志敏脸带笑容地说道:“你们说,这个路难走吧?”停了一下,他接着说:“到将来,把国民党打倒了,反动派消灭了,建成了社会主义,这样的路就不会走了。将来走的是马路,坐的是汽车。”他又说:“将来我们到处都要修筑马路,都可以坐上汽车了。”大家高兴地笑着说:“坐汽车,我们还从来没有看过汽车呢。”

  方志敏给大家描述了一下什么是汽车后,又说:“你们不要急,汽车一定会坐上的,你们想快点坐上汽车,那就要努力工作,坚决地与敌人作斗争,消灭国民党反动派。”

  随后他又用手指着田野说:“现在我们是平债分田,将来,我们不用牛耕田,而用机器耕田了。”他问大家是否相信有这么一天,因为大家从来没看见过,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所以不相信机器可以耕田。方志敏笑了,充满信心地说道:“现在你们没有看到,到将来那个时候,你们看到了,自然就会相信了。”

  方志敏在最黑暗的时候,仍然对祖国的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希望。在《可爱的中国》一文中,他这样预言:“朋友,我相信,到那时,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贫穷,健康将代替了疾苦,智慧将代替了愚昧,友爱将代替了仇杀,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悲哀,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凄凉的荒地!这时,我们民族就可以无愧色地立在人类的面前,而生育我们的母亲,也会最美丽地装饰起来,与世界上各位母亲平等地携手了。”

  这“八个代替”,就是方志敏那一代人所追寻的中国梦,它所预言的祖国巨大的变化,是一幅充满创造精神的伟大图景。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相关阅读:

上饶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新闻热线: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业务合作:0793-8224921 举报电话:0793-8224621

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1.

赣公网安备 3611020200022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6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