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博客
上饶新闻 首页> 新闻 > 上饶新闻 > 热点聚焦 > 正文

《清贫》的故事(二)

2017-11-04 09:12:35来 源:上饶日报      评论:0点击:
龚乃旺

  被感化的狱警智送《清贫》出狱投亲

  在方志敏被囚禁的牢房,岗哨林立,重兵把守,特务横行,看守严密,别说出自方志敏手中的文稿能安全转送给党组织,连一个苍蝇都难飞出监狱去。读过《可爱的中国》一书就知道,方志敏之所以能在囚室中秘密写下传世之作,是敌人妄想“迅速改变他原来的主义信仰”,给了他一间优待号。笔墨纸张是供他写悔过书,自首书的。

  当敌人这些愚蠢的想法和做法,被方志敏反其道而行之,以笔作刀枪与之斗争时,方志敏是何等的兴奋:“脚上钉着的十斤重的铁镣也不觉得它怎么沉重压脚了。”所以,他拼着老命,一篇接着一篇写文稿,同时,又沉着、机智地为文章能从敌人的魔爪中“金蝉脱壳”,转送到党组织手里而精心谋划,寻找可乘之机。

  方志敏首先用马列主义阶级分析的方法,认真观察分析了国民党狱中看守兵的成份和心态:“大部分都是不愿上前线而留在后方‘混事’的家伙”,而且了解到,狱中的“十九个看守虽然干着刽子手的勾当,但大都是穷苦工农出身,本质不坏,若有转好的教育,他们大部分是可以转变过来的。”

  于是,方志敏主动与看守兵接近和谈话,还与几个好一点的看守相处如朋友。有一天,有一个看守兵跑来告诉方志敏,“公文上说你们没有投降之意,拟定要枪毙你们,但上面批了下来却是‘缓办’两字”,同时还告诉方志敏“听说有人打电报要营救你们。”

  方志敏得到这两个消息,震动极大,坚定了写文章的决心和抓紧寻找文稿的传递人。

  中国自古就有“得道多助”一说,方志敏在狱中的正义之举,不但得到底层看守士兵的同情和支持,居然还争取到狱官凌凤梧、高易鹏的默许和通融,尤其难得的是,当时被蒋介石逼害,扣入狱中的历任江西省高等法院院长、国民党清党审判委员会主席、中央军人监狱长等要职的胡逸民,在与方志敏多次接触中结下友情,由充当“说客”,劝方志敏叛变革命,转向为同情和暗帮方志敏革命。方志敏3月在狱中写的第一篇长达6万字的文稿《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就是胡逸民指示其第三个老婆向影心秘密寄出去的。此稿在传送中散失民间五年之久,到1940年,才由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用重金买回。那么《清贫》文稿是如何送出的呢?

  这里要记住的功臣是当时远在杭州女子职业学校毕业的一个女代课老师程全昭。

  程全昭是囚禁方志敏狱中的文书高易鹏的女朋友。高易鹏因对国民党政府的不满和自己婚姻不幸而苦闷,常与方志敏交流,并得到了方志敏的教诲和指点,从心里崇敬方志敏并表示要设法把《清贫》文稿传送出去。

  果然,高易鹏等《清贫》文稿一脱稿,就郑重地从方志敏手中接过了《清贫》文稿和方志敏为送文稿写好的并做了暗号的四封信件。为了慎重安全,方志敏胆大心细,还和高易鹏密商了送信的具体办法。并亲自给胡逸民写了一封信。此人是方志敏在狱中结识的好友之一,经方志敏开导启发,有弃暗投明的良好愿望,并想通过为方志敏安全转出文稿的实际行动,取得方志敏的信任,由方志敏替他向共产党组织牵线搭桥。

  信是这样写的:

  “为了防备敌人突然提我出去枪毙,故我将你的介绍信写好了。是写给我党的中央,内容是说明我在狱中所做的事,所写的文稿,与你的关系,你的过去和现在同情革命帮助革命的事实,由你答应文稿与中央,请中央派人来与你接洽等情。写了三张信纸,在右角上点一点作记号。另一信给孙夫人,在右角上下都点了一点,一信给鲁迅先生,在右角点了两点。请记着记号。

  请你记住你对我的诺言,无论如何,你要将我的文稿送去。万不能听人打破嘴而毁约!我知你是有决断的人,但你周围的人,太不好了,尽是一些黑暗朋友!只要你向光明路上前进一步,他们就百方要把你拖转去两步!他们不要你做人,而要你当狗!就是你的夫人,现在也表示缺乏勇气,当然她还算是她们之群中一个难得的佼佼者。大丈夫作事,应有最大的决心,见义勇为,见危不惧,要引导人走上光明之路,不要被人拖入黑暗之潭!

  晚间蚊虫咬人很厉害,你家有没有多余的旧帐子?有,即给我一床;没有,我想托人去旧衣店买一床贱的纱帐。

  此致

  敬礼!

  高的二十元,想不到办法给他吗?”(引自《血染归途》)

  高易鹏在方志敏缜密的策划下,加上有顶头上司凌凤梧的暗中支持,便于1935年暑期的一天,向远在杭州的女友程全昭发出了邀请信并寄上方志敏给的20元路费,要程全昭速赴南昌。

  程全昭出身于书香门第,长得如花似玉,与眉清目秀的高易鹏,情深意笃,可程父认为高易鹏系大户人家的小妾之子,门户不配,坚决不同意他们结缘。为此高易鹏气得离家出走,并对程全昭发誓,待有出头之日再议私奔。

  程全昭瞒着家人,冒着盛夏酷暑,火速赶赴南昌。一对阔别的恋人相见,来不及谈情说爱,更无暇谈及私奔之事。高易鹏开口就把方志敏的重托,要她帮忙转送文稿之事求助程全昭。

  程全昭闻讯,吓了一跳,这可是要丢脑袋的呀。高易鹏自然理解程全昭的心态,他耐着性子,向全昭细说了方志敏从事革命斗争的坚强勇敢,方志敏被捕后坚贞不屈的崇高人格,并期望协助方志敏办成这件事后,在他的引导下,摆脱国民党,走向新生活。

  程全昭毕竟是知书达理之人,听了高易鹏的规劝,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为方志敏把文稿送到应送的地方和人。

  在说通了程全昭之后的第三天晚上,高易鹏神不知鬼不觉地用一包脏衣服把文稿包藏其中,送到了程全昭住的宾馆。包内文稿,方志敏都一一做好记号,注明送稿地点和人。两天后,程全昭怀中紧紧抱住一只手提箱,一路战战兢兢地到达了上海,按计划住下。

  次日早上,程全昭第一个登门的是孙夫人宋庆龄家。几番敲门后,一个保姆模样的妇女开门,说宋庆龄上庐山避暑去了。程全昭猜想对方不肯讲真话,便直言道:“我有封重要的信要交给她,是从江西专程送来的,请马上转交宋庆龄。”说完即转身离开。

  接着,程全昭又马不停蹄地去找鲁迅先生,找到了一家光线昏暗的书店,接待她的是位穿着长衫高个子中年男人。他以怀疑的目光盯着程全昭说:“鲁迅先生不在。”程全昭问:“先生到哪儿去了?”男人说:“鲁迅先生你是找不到的。”

  这下,可把程全昭急坏了,她呆呆地站在大门口,不知如何是好。那位男人见状,又观察了四周无人,便把她拉到书架背后,轻声和气地问:“姑娘,你找鲁迅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你转告。”

  看这样子,听这口气,程全昭断定眼前这个人不是坏人,便说出了原委:“我是从南昌专程来此找鲁迅先生的,有非常重要的东西必须交给鲁迅先生。”那人连忙说:“我可以替你转交。”听到此人又一次诚恳的表态,程全昭才大胆地把方志敏写给党中央的匿名密信交给了他,并告诉他显影的方法。还给了他一张方志敏为她化名“李贞”的名片。

  之后,程全昭又按地址分别给邹韬奋、李公朴送去信件。办完这些事后,程全昭累了,赶回租界宝隆医院宿舍吃晚饭,心里还在“嘭嘭”直跳。

  不一会,章乃器夫人胡子婴身穿绸旗袍、脚着高跟鞋、耳佩金环、浓妆艳抹,就像一位贵夫人的样子,突然来到宝隆医院程全昭住处,说是找“李贞”。程全昭明白她们的身份和来意后,才把《清贫》文稿交给胡子婴夫人手中。

  到这时,程全昭才想起,在南昌与高易鹏分别时,高易鹏嘱咐她:“在上海完成任务后,你就静候回音,他们会告诉你去哪儿的。”程全昭留下几天,等来的却是一个个凶多吉少的音讯,情况发生了变化,程全昭只得匆匆返回杭州避风头。

  程全昭在杭州去南昌,是不告而别的,让全家人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全天候地四处寻找她。程全昭回杭州,刚下火车就被家人发现了。在父母严厉追问下,她不得不向父母交代了送文稿之事。

  担惊受怕的父母,为了程全昭的安全,只得把程全昭牢牢地软禁在家里,由母亲寸步不离地看管。就这样,程全昭与高易鹏的联系也就被卡断了。并且在父母的威逼之下,程全昭嫁给了一个在铁路工作的丈夫,婚后即随夫奔赴大西北和大西南建设铁路,与高易鹏天各一方。

  时光转到了1955年,程全昭和丈夫带着5个子女回到阔别多年的杭州,一天清晨,程全昭外出倒垃圾时,突然与她往日的恋人高易鹏相遇,真是无巧不成书,一对牛郎织女,相对无言,感慨万千!

  新中国成立后,高易鹏曾在杭州市公安局工作过一段时间,不久,因在南昌国民党行营看守所当过文书的历史,被打成历史反革命,押回了绍兴柯桥老家劳动改造。1958年,当地党组织对高易鹏陈诉的曾与程全昭一起为方志敏送文稿和信件一事,与凌凤梧、胡子婴等人进行了核实。后来,方志敏夫人缪敏也亲临杭城知足里24号程全昭家里,调查核实情况,高易鹏终于得到平反。

  程全昭在丈夫逝世后,身体每况愈下。刚平反不久的高易鹏抱病从老家到杭州看望程全昭。两个体弱多病,满头白发的老人在一起,情不自禁地回忆起他们崇敬的方志敏烈士,说,这位创立了闽浙皖赣革命根据地的红军卓越领导人如能活着,该是80高龄了吧,“此生我们虽无缘结合,但帮方志敏给世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遗产——《清贫》,我们此生足矣!”

  程全昭就是基于这个“此生足矣”的崇高思想,生平从不向组织和世人声张自己的功劳,缪敏曾多次去信询问,要给予关照,都被坚毅的程全昭谢绝。她留得《清贫》在人间,又带着清贫悄悄地离开人间。她于1981年2月26日谢世,享年66岁。

  程小波为寻《清贫》清贫万里行

  方志敏在《清贫》文稿中,绘声绘色描写的“一桩趣闻”,是发生在他被捕的上饶市怀玉山麓。方志敏本人刻骨铭心,深深怀念和崇敬方志敏的怀玉山人民更是忘不了,抹不掉。

  1999年,当地一位生长在怀玉山下,听着和读着方志敏故事长大的青年程小波,志存高远,在对方志敏的故事有了一定积沉时,渐渐发现方志敏一生的革命经历似乎还缺点什么,特别是方志敏和他领导的抗日先遣队是在什么情况下离开皖南?蒋介石是怎样疯狂“围剿”抗日先遣队?方志敏是如何与名将粟裕突出怀玉山重围后又重返包围圈的?围绕《清贫》文稿发生了什么?等等,总觉得在方志敏革命斗争的历史长卷中,“一度出现了它的空白”。(引自:《血染归途》)

  于是他暗下决心,一定要以自己青春年华和学到的文化知识去探寻方志敏在怀玉山的革命足迹,钩沉那段不该忘却的悲壮史实,填补方志敏革命斗争史中的一段空白。

  程小波当时33岁,是怀玉乡政府的聘用干部。他知道,要把自己美好的愿望变成现实,必须得以方志敏清贫、朴素的精神去工作。于是,他毅然向乡政府要求停薪留职,请假四年,自费十余万元开销,开始“清贫万里行”。

  怀玉山,界于闽、浙、赣、皖之要冲,是上饶母亲河——信江河的发源地,山高林密、地势险峻,素有“东南望镇”之称。

  方志敏冲出皖南包围圈,战略转移返回赣东北根据地这段归途中,路长不足二百华里,从1935年1月10日至30日,时间只有二十几个日日夜夜。这期间所发生的可歌可泣的故事,正是程小波同志所要寻寻觅觅的。当时,这些故事已流逝六十五年了。怎么去找?从哪儿去找?一道道难题,就是一座座山,一道道坑。程小波无私无畏勇往直前。他背上行囊,带着照相机、笔记本,从方志敏被捕之地出发,沿着方志敏走过的足迹,跋山涉水,走村串户,寻找战争发生地,访问能找得到的知情人、见证人和旁证人等等,如大海捞针,像下洋捉鳖,只要有一丝线索,他都用百倍的努力,“咬定青山不放松”,四年下来,他采访的相关人物不下上百号,上到曾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汪东兴,原闽浙皖赣省苏维埃政府副主席徐大妹,下到方志敏的子女、马夫、理发员等等,还有多年来研究方志敏的专家学者,与方志敏一道浴血突围的幸存者和与反面人物有关的人等等。为此,他妻子的养母过世,也不能按时回家治丧。由于他停薪留职时妻子又下岗,女儿正在读书,家庭经济十分困难,常常为没有出差费用而烦恼,有一次,为了外出调查一个重要史料,他不得不忍心从他妻子为女儿上学借来的二千元学杂费中偷偷抽出六张百元币,弄得全家哭笑不得。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整整四年的艰辛努力,在曾任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原总经理、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原主席、方志敏研究会首任会长孙希岳同志的大力关心和支持下,终于完成资料的收集、论证工作,用清贫精神写成了《血染归途——方志敏和北上抗日选遣队》一书,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发行。(完)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本文来源于上饶新闻网[www.srxww.com]

相关阅读:

·饶举办首届幼儿讲故 2010-05-24 10:39:34
·三清山交警水中救人 2011-09-20 09:51:18
·省道德模范故事巡讲 2011-10-25 10:14:30
·看一起交通事故背后 2014-10-16 09:24:52
·《语文故事》来饶选 2014-12-09 08:49:52

上饶新闻

江西新闻

上饶日报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申请链接 |    热线:0793-8224621 投稿:srnews@163.com

© CopyRight 2010-2020, Srxw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业务合作:0793-8224921

上饶日报社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9014908号